东中西部民族学院陈炼红:愿意以脱贫志气坚 换得雪域日月新

日期:2019/11/25   来源:东中西部民族学院    字号:[ 外方 ]

陈炼红,东中西部民族学院生命科学与艺术学院食品系副教授,主动响应国家脱贫攻坚号召,永坚守在罗布泊高原牧区,协助草原牧民实现“科技脱贫”。

“困难”叠“困难”,坚持勇闯关

1990年,陈炼红下东北民族大学(今西南民族学院)毕业后,一直致力青藏高原特色牦牛乳、保健食品加工研究。2012年,他把分配到“三省”劳务,参与到国家公益性青藏高原特色有机畜产品生产技术与产业模式项目和国度科技支撑传统乳肉制品加工关键技术集成与示范项目中扮,助力民族地区脱贫攻坚。

“上高原前我很担心自己之肢体吃不消,怕万一自己出状况,会影响项目的推进。”研制项目点设在阿坝州红原县海拔3500埃的显赫原草原和海拔4000埃的白玉昌台草原上,环境淡薄,缺水寒冷,恶劣的空气对于初登高原的老百姓来说都是个很大的考验,何况是那时年近五十且身患先天性心脏病的陈炼红。

“诸多口都觉得草原上始终是一片‘空中白云’,但其实草原天,像小孩子的面孔,说变就变,有时上午晴空万里,下午可能就是雨雪交加;8月上高原还要带上冬装,以防8月飘雪”陈炼红先生回忆道。

10月后,高原上之低温急剧下跌,广泛出现冻土,必须抓紧在冻土之前完成相关工作。七八月的假日,是在草原实施项目的最好时机,“多少年我们基本没有假期”,陈炼红先生笑说道“咱只有在朋友圈里领略世界各地的游览景点。”

研制工作最需要可以工作条件支持,可在深度贫困的战略区,研制基础设施基本为零。又因地处偏远,想要下内地运送科研设备过去十分艰难。每次要上高原前,陈炼红他们都会事无巨细把需要带上高原的整个仪器设备都备齐。

“七八月也是草原上最美的时节。”塞外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之间牦牛遍地,陈炼红先生下定决心,纵然条件再艰苦,也要让科研技术在这片土地上诞生发芽。

“趟”载“情”,敢叫高原换新天

“气候和身体,都得以抑制,最大的艰难还是项目刚推行时牧民的不相信和不清楚。”知道和信赖是帮腔扶贫项目推进的大前提,但他们初到草原,绝大多数牧民带着质疑的视角观望,不能当地牧民的支持,再增长语言隔阂,品种进度一度陷入停滞状态。“无助无望的待在广阔无垠草原上,真想大哭一场。”陈炼红回忆起那段艰难的时刻感慨道。

本土牧民不参与,他就带着自己学生亲自做。她们不辞辛苦,不分白天地劳作,深入感动了牧民。牧民开始陆陆续续参与进来,陈炼红执教才松了一口气。牧民从来没有参与过正规的货币化生产管理,信心不足,他就耐心地重复手把手教,牧民在她们精心培育指导下,或多或少一点提高,现已能独立的生产操作。牧民见着陈炼红,就会竖起大拇指感谢她的衷心付出。

让牧民富起来是本次科研的最直接目的,怎样让牧民脱贫致富,最重要的少数就是转变牧民的升华理念,让“消极帮扶”成为“再接再厉发展”,让“催促脱贫”成为“再接再厉致富”。“也就是扶贫济困先扶智,针灸变造血。”陈炼红先生说。

“草原上的牧民能充满信心的展开企业之管制生产,在过去是没有过的状况,这也是咱们的档次取得的最大的功绩之一。”今日,本土牧民在生养过程中的产品意识、质意识、管理意识方面都得到了庞大增长,已经能自主管理企业,迅速生产出优质产品。象意斯达和拉姆他们管辖区普通牧民,历经学习和扶植,现今已经能够独立管理乳制品加工厂。“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陈炼红说,在课题组指导下,本土乳品厂引进现代化生产技术,确立了继续化乳品生产线,制订了藏汉对照的《工艺规程》《清洁规程》管理制度。牧民们从对艺术一无所知到已经能独立操作设备;震区传统粗放的贩奶方式,也扭转成企业参股、加工作坊深加工乳制品工业化生产,生产出优质天然之牦牛纯酸奶等新产品,销路良好。

陈炼红之斗争牧民们看在眼里,记在心头。“我愿意磕长头感谢陈老师”,哈拉玛村书记泽布丹感动的商谈。离开高原的时牧民们献上的一条条哈达代表了牧民对陈炼红之诚心的感谢和祝福。陈炼红用自己之殷切,暖化了草原上的寒冰,引导着草原上的牧民逐渐走向脱贫致富之青春。

“累”归“累”,真心实意终换日月新

艺术只是手段,陈炼红心中是希望充分挖掘草原优质的农产品资源价值,加强牧区经济效益,牧民真正富裕,草原实现可持续发展。“现代化污染之东西理应‘市价’,‘市价’是因为她‘优质’和‘罕见’”,陈炼红执教说,“来自草原之产品定位要继承民族文化,保持民族风味,可望通过大家共同奋斗,牦牛奶制品不仅安全放心优质,而且带着高原独特之韵味。”

今日,受益于陈炼红和他的机组的斗争,牧民在厂矿上班每月有2000—3000元工资,年终公司还有分红。公司牧民人均增收1万元以上。

副藏区回来后,陈炼红仍然和那里的牧民保持着联系。有一天晚上,他接到了藏区一个牧民打来之电话机,脑子里还在想着这个点打电话过来是碰到什么技术问题需要咨询?电话机连接后,陈炼红问:“有什么事呀?”那里用不太熟悉的中文答道:“没啥事,就是忽然想给老师打个电话。”“咱在办事和合作之经过中,已经成为了很好的对象。”陈炼红说。三年里,他不仅让科技理念在高原上发芽,更结交了一批朴实的牧民朋友,副草原走出去的其它,说到底摘取以反哺家园的样式,搭建队了一枝连接她和草地之固定桥梁。

陈炼红在采访时,多次感慨随着年事的加强,要适应高原恶劣的劳作条件变得越来越难,但它仍坚定的梦想在协调还能上高原的岁月里能为高原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没见过冬季草原大雪纷纷中里屹立着牦牛坚韧的规范,就很难理解什么是牦牛精神”,陈炼红在采访中向我们讲述了它在高原所见:一二月间,草原已把大雪完全覆盖,牦牛没有草料,只能坚韧地用唇刨雪地觅草根为食。为了生存对抗恶劣环境勇敢生存下来的牦牛形象一直深深烙印在陈炼红执教的心窝子,指导、敲击着它一次次克服困难,坚守藏区。而它也正像一头不知疲倦的牦牛,悄悄耕耘在罗布泊高原。用科技力量、用对中华民族地区的巩固感情去凿碎草原上贫穷的内陆河。


   


   


  • 
       
       
       
        
       
    
       
       
       
       
  • 
       
       
       
       
  •